京东吞下德邦,物流业继续上演“大鱼吃小鱼”
  • 首页
  • 企业文化
  • 人才招聘
  • 栏目分类
    人才招聘你的位置:衢州百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> 人才招聘 > 京东吞下德邦,物流业继续上演“大鱼吃小鱼”

    京东吞下德邦,物流业继续上演“大鱼吃小鱼”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8-08 14:43    点击次数:54

    2022年3月11日,历时一个多月的传言“靴子落地”,老牌快运公司德邦股份(603056.SH)发布公告称,京东物流将通过收购其控股公司的方式,控制德邦股份66.49%的股份。

    公告称,为提高京东集团对下属物流业务板块的整合效率,本次要约收购以终止德邦股份的上市地位为目的。也就是说,收购完成后,德邦将退市。

    京东则在发给媒体的通告中称,双方将继续保持品牌和团队独立运营,战略和业务方向整体保持不变,将在快递快运、跨境、仓储与供应链等领域展开深度合作。

    德邦近年来快运主业持续萎缩、快递新业务开拓艰难。据物流业人士透露,2017年,京东集团董事长刘强东和德邦董事长崔维星就曾洽谈过收购事宜,但在价格问题上未谈妥。

    这不是京东物流(2618.HK)第一次收购同行公司的股份。2020年,京东物流曾以30亿元的对价收购跨越速运集团。2022年2月底,京东集团完成了对即时配送平台达达的控股。   

    值得注意的是,无论是京东物流对德邦、跨越和达达股份的收购,顺丰此前对DHL中国供应链业务、嘉里物流等公司的收购,还是阿里菜鸟入股几家“通达系”快递公司,都表明中国物流业中综合业务越来越强的“大鱼”收购业务单一、市场单一的“小鱼”,已经成为一股趋势。它们的国际同行FedEx、UPS、DHL也都是通过不断并购发展起来的。

    有业内人士预测,主营单一快运业务的安能、百世快运,以及通达系中掉队的申通,或许未来也难摆脱被收购的命运。

     京东物流看中德邦哪些价值     

    德邦起家于快运业务。与C端消费者普遍使用的快递到家服务不同,快运业务是指运输大件货物(30kg到500kg)的服务,B端客户占主流。

    近年来德邦也在开拓快递业务(主要是大件快递业务),试图构建第二增长曲线,但业内普遍认为其收效甚微。在快运主战场,德邦也在顺丰快运、安能、壹米滴答等新进入者的夹击下丢失份额,前路雪上加霜。

    目前,从业务角度看,德邦面临多方面的压力。

    首先,顺丰、“通达系”快递公司在做快递之余,逐渐发现快运业务模式类似,且与已有的干线运输网络、中转场地、客户资源协同效应大,因此纷纷进入快运领域,可谓“降维打击”,使得快运市场的竞争白热化。

    其次,类似于快递行业,在快运行业,也存在直营模式和加盟模式之间的竞争,德邦和顺丰是直营模式,优势是执行力,但与安能等加盟模式的快运公司比,直营的扩张性较弱,这是德邦被安能赶超的原因之一。

    目前在快运领域,加盟模式的货运量近五年复合年均增长率达44.4%,远高于直营模式,占总货运量的比重从29.8%提升至68.6%。

    虽然德邦的业务面临诸多挑战,不过业内人士认为,德邦价值尚存。

    科尔尼企业咨询全球合伙人宋旭军对《财经十一人》表示,如今德邦的服务能力和品牌效应依然坚实, 惊天传奇对于京东物流这样有志于提升综合供应链服务能力的公司,整合德邦的资源,对业务是很好的补充,快递与快运件可以合并装运,节省运力,内部协同效应大。

    京东物流擅长货源、仓储、末端配送,德邦拥有车辆,转运中心资源,其服务人员和承运商管理经验丰富,可以补充京东物流的服务能力。

    据德邦股份2021年三季度报告,快递快运业务收入占总收入比重约97%,达218.61亿元。截至2021年6月30日,德邦物流在全国拥有超3万个营业网点、140个仓库、超2000条干线路线。

    快运业虽然竞争激烈,早已走过快速成长期,但行业仍会小幅增长,需求会更加to C,向小批量、多次、高时效的方向发展。德邦单独经营的压力大,但绑定京东物流这样的大平台后,竞争力可能会得到提升。

    据京东物流的通告,快递快运业务是京东物流高效触达客户的重要方式,可以有效帮助其快速扩大客户群,德邦物流的业务优势将为京东物流注入更为丰富的资源和渠道,推动京东物流步入快递快运业务发展的快车道。

    通告中还称,对于德邦而言,进入京东物流体系也为其发展带来了新契机。京东物流的数智化、供应链技术、商流优势对德邦也有益处。

    京东物流收购德邦股份,对劲敌顺丰会有影响吗?

    宋旭军表示,京东物流和顺丰之间的竞争,更多是在综合供应链的服务上。(综合供应链服务是指为商家提供仓配、存货管理的服务,而非局限于快递配送业务,附加价值更高。)收购德邦股份补充的是京东物流在快运、大件快递上的服务能力,并不直接涉及综合供应链业务,因此,此次收购对顺丰影响不大。

    此次股份收购的影响,主要体现在对快运行业格局的改变上。

    中国的快运行业已经进入成熟-衰退期,只做快运业务的安能目前市值仅有60多亿元,2021年上市后资本市场并不看好,拥有快运业务的百世集团在资本市场表现同样平淡。值得注意的是,2021年末百世集团的中国区快递业务已被极兔收购。鉴于上述现实情况,未来安能和百世快运也可能被收购。

    德邦为何衰落  

    德邦也曾辉煌过,经历了中国物流业快速发展的20年。

    作为快运领域的“元老”,德邦一度以更高品质、规范化的业务做到行业顶尖位置,将不少同期发展起来的快运公司甩在后面。

    1996年,德邦董事长崔维星在广东创办崔氏货运公司;2004年成立德邦物流,推出以公路货运价格完成航空快运业务的创新服务,德邦的业务逐步从区域扩展至全国。2010年德邦引入红杉资本,2018年经历上市的高光时刻。

    但是,从2017年起,德邦的营收增长率逐年下滑,快运业务陷入连年负增长,目前仅占德邦总营收的三分之一,其余为快递收入。

    不仅被快运“黑马”安能赶超,在与顺丰快运的比拼中,德邦也败下阵来。顺丰近年来一直在加大新业务的开拓,其中就包括快运业务。

    2017年,德邦快运收入129亿元,顺丰快运收入不足德邦一半,这是德邦快运收入的巅峰时期。

    2019年,顺丰快运收入126亿元,已经超过德邦快运业务的112亿元。

    2020年,顺丰快运的营收达200多亿元,达到德邦快运业务收入的两倍。

    据2021年7月运联智库发布的《快运行业白皮书》,2020年快运货运量排名前五的公司是安能、顺丰快运、壹米滴答、百世快运、中通快运,不见德邦的踪影。

    在主业快运业务上感受到压力的德邦,也做起了快递业务。2018年上市后,德邦物流更名为“德邦快递”,转型做大件快递业务(3-60kg),但收效并不理想。 

    快运行业竞争激烈,公司从快运业务向快递业务延伸是自然的。快运业务的盈利能力和增长天然地低于快递业务。快递件小、效率更高,可以拼单,快运的网络效应没有快递强。同时,快递在中转环节的自动化程度也更高,快运件大、非标,自动化程度低,效率进一步削弱。

    不仅德邦,百世、安能都在业务发展过程中推出了包括大件快递在内的快递业务,但快递业务高度依赖网络效应、规模效应,投资成本高昂,后来者难以脱颖而出。

    目前快递收入占德邦总营收的三分之二,且一直在增长,但所占行业份额微乎其微(不足0.7%),难以形成规模效应。

    在业务萎缩的压力下,崔维星试图通过管理制度寻求突破,每年在管理上投入大量资金,并学习华为的管理模式。

     但是,公司员工对此并不看好。一位前德邦员工告诉《财经十一人》,崔维星只是大规模、机械地模仿华为的管理,但其带领的团队却未能发展好业务,“老板的管理缺乏核心目标,员工流失严重”。

    不少业内人士惋惜德邦留不住人才,顺丰、安能、百世等物流公司从德邦挖去了大批员工,德邦甚至无奈落得物流业“黄埔军校”的称号。 

    2018年,崔维星在德邦上市之日的敲钟答谢会上说:“德邦创业22年了,都说岁月不饶人,但我也没有饶过岁月,德邦物流也没有饶过岁月。”

    如今被成立时间更短的“后起之秀”京东物流收购,崔维星也将不再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。可以说,岁月终究没有饶过这家有25年历史的中国老牌物流公司。

    本文作者:马霖,编辑:余乐,来源:财经十一人,原文标题:《京东吞下德邦,物流业继续上演“大鱼吃小鱼”》

   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。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,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、财务状况或需要。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。据此投资,责任自负。

    Powered by 衢州百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