既要收益又要创作自由,谁允许他们“任性”的?
  • 首页
  • 企业文化
  • 人才招聘
  • 栏目分类
    人才招聘你的位置:衢州百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> 人才招聘 > 既要收益又要创作自由,谁允许他们“任性”的?

    既要收益又要创作自由,谁允许他们“任性”的?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7-30 05:24    点击次数:72

    作者|耳东陈

    监制|吴怼怼

    影视创作者与视频平台之间,收益是绕不开的话题。

    收益又不单单是字面上跟钱牢牢挂钩的那个意思,往里探一探,它有创作者与平台相互成就的意义在。

    拿2022开年给影视从业者打了强心针的《阴阳镇怪谈》来说,上映首日票房573万。

    抛开收益这等显而易见的事,于行业而言,有打破网络电影有史以来的分账新记录的意义;于平台而言,是继2021年《兴安岭猎人传说》后,对民俗惊悚题材的巩固与精进。

    再比如「十分剧场」开播7天播放破亿的《拜托了!别宠我》,从1月7日上线第一季到2月下旬第三季完结,目前累计分账破2500万,成为开年短剧的黑马;知识付费内容《长津湖战役始末》播放量超5000万,数万用户为深度历史解读内容掏腰包……

    对并未参与项目的创作者而言,分账后缀的钱数似乎只是个数字。不过作品叠加数字衍生出来的信息,又与创作者们息息相关。

    最近,腾讯视频将创作中心和VIP开放平台进行创新融合,升级上线了「腾讯视频创作平台」。

    除了网络电影、网络剧、纪录片等传统长短视频,还新增了「专栏」。

    「专栏」下又有四个新的细分赛道,「知识」「微短剧」「小节目」和「创意」。一句话总结,视频创作者在站内总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赛道。

    赛道选好了,专心搞内容还有一个重要前提——肚子得填饱。创作平台给出关联正片、鸡腿收益(即将上线)、会员分账、广告分账、单点分账、招商分账、流量分成、商单任务八大收益模式。

    平台诚意,显而易见。

    看似是天时地利已备好,只待人才走进场。

    那么,这片繁荣中,创作者们究竟过得怎么样?

    逢此时机,我与《阴阳镇怪谈》《拜托了!别宠我》《长津湖战役始末》的创作方聊了聊。

    01

    网络电影迎来的不止「春节档」

    《阴阳镇怪谈》上映首日票房573万,打破了去年《兴安岭猎人传说》在腾讯视频独家上线首日557万票房的纪录。

    这个成绩,放到2014年网络电影市场初现雏形时的分账体系中,要10亿人次有效点击,才能达成。如今235.8万人次观看,收获的是当初难以想象的票房。

    网络电影发展8年,创作者收益显著提升是明面上的改变,作为最早吃螃蟹的人,《阴阳镇怪谈》导演张涛及总制片人杨玉婷,是行业发展的见证者。在激荡进程中,他们最清楚网络电影创作者这一路都经历了什么。

    张涛导演是在2014年秋天入局网络电影的,当时热钱正在进入影视业,他的项目不缺资金,缺的是能够提供内容建议及用户画像的平台。

    在当时,创作者不仅要对内容市场敏感,还要对受众偏好敏感。

    开始第一部长片制作前,张涛在网上搜集了很多类型片观众喜爱度数据调查,也做了不少观测,最终在喜剧、动作、惊悚、魔幻、奇幻、科幻等众多类型中,发现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港片到如今的电影市场,民俗惊悚片一直有稳定的观众基数,且这个基数随着互联网发展而增大,因此瞄准了这个类型。

    对创作者而言,那时视频平台只是内容播放的介质。

    情况在改变。

    制片人杨玉婷说,「自2015年入行起,每个季度,都能感受到网络电影的制作环境在改善,这个改善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平台」。

    杨玉婷从做第一个项目起跟腾讯合作,7年来的明显感受是,腾讯视频从一个开放包容的播放平台,渐渐进化成对前期策划、拍摄、后期制作、宣发整个流程保驾护航的伙伴。

    《阴阳镇怪谈》从立项起,制片方和平台的沟通从未间断,出剧本大纲时,平台方会从自己的角度给反馈信息。拍摄结束后,会在看片过程中给出建议。制作成片后,档期的确立上,平台也是站在片方角度想问题。

    《阴阳镇怪谈》2021年7月份杀青后经过4个月紧锣密鼓的制作期,接下来要面临的,是一月份院线元旦档和二月份竞争更激烈的春节档,春节档的竞争压力,又不仅限于院线,还有网络。

    给电影找一个合适的时机与观众见面至关重要,最终《阴阳镇怪谈》避开电影扎堆放映的档期,在1月8日上映,成为开年爆款的同时,也给同行树立了信心。

    这个信心,「是做好内容的信心」。

    众所周知,如今的网络电影创作环境正在提质减量。

    2021年上线网络电影551部,创造了2014年以来的最低纪录。平台选片更谨慎了,从业者的专业性也在提升。

    再看看张涛导演从最初选定民俗惊悚片深耕至今,《阴阳镇怪谈》的表现,也充分说明,抱着把类型做到极致的态度去拍电影,会有好回报。

    如今对创作者而言,平台从制作流程的扶持到分账体系的完善,意味着创作者做好份内事,其他环节有人分担。这为创作提供了更好更有保障的环境。

    02

    微短剧终于觅得合适的土壤

    「我都不舍得快进!」

    这是《拜托了!别宠我》上线后, 阿难迦叶常常能看到的弹幕内容。至于观众何出此言,跟剧的体量有关。

    《拜托了!别宠我》是腾讯视频「十分剧场」2022年开年推出的轻喜微短剧。

    「十分剧场」顾名思义,内容时长十分钟左右。当然,平台也有「十分精彩、十分期待」的巧思在里面,代表对打造好内容的初心与追求没有上限。

    微短剧的时长体量,意味着看惯45分钟长剧、习惯10分钟来一个小高潮点的观众,要感受每分钟一次反转。

    刺激是真刺激,担心也是真担心,就怕一个反转没转好,悬念没了,故事散了。

    但在3季完结收官之后,《拜托了!别宠我》给观众带来的更多是意犹未尽的惊喜。

    当然,分账收入破2500万,平台和片方也同样欣喜。

    《拜托了!别宠我》制作方龙合田玉副总经理徐辉,跟我聊了聊他们为短剧找生存土壤的过程。

    短剧由来已久。NHK从1961年开始播每集15分钟的小说连续剧。

    徐辉初次注意到日本晨间剧,是十多年前的事情。

    相比常规长剧,15分钟的体量小而美,很适合在快节奏生活下的现代人。

    但那时,短剧没有土壤。到了短视频异军突起后,做短剧的念头再一次被提起。不过时机依旧不成熟。

    直到腾讯视频提出做「正能量、精制化、新体验」的微短剧后,一切豁然开朗起来。

    腾讯在线视频平台运营部副总经理李啦谈到关于微短剧创作的理念——「将保持对内容的敬畏心、平台的责任心、以及对创新的恒心。在微短剧上持续投入,成为创作者坚强的后盾」——成了龙合田玉做微短剧的定心丸,更不用说腾讯视频清晰利好的分账策略、多部领跑行业的千万级分账标杆作品。

    事实证明,创作者与平台的双向选择是共赢的。

    由于短剧是影视行业新赛道,创作者创作过程中拥有更多的未知数,对于播出反响会很忐忑,腾讯视频给到的支持是,与创作者一起研究题材、告诉创作者细分受众类型,在更细化的表达中,尊重创作者选用的语言特色。

    在前期的内容创作中,龙合田玉与平台银河工作室的制片人一起探索用户喜欢的内容模式。《拜托了!别宠我》别出心裁,故事设定区别于以往古偶,反套路反卷基调下,单集节奏有清晰的情感高点和低点,剧情不注水。人物设定上,接地气有人味的女主增加用户沉浸感,多样化的配角增加看点,同时丰富了正反派对抗的复杂性。

    项目运营上,《拜托了!别宠我》分三季播出,腾讯视频在排播形式、物料呈现与多端口的精细化运营,给片方省了好多心。

    宣发时双方通力配合,两次蝉联短视频平台榜首,话题播放量破13亿,「十分剧场」品牌的放大效果,带来多渠道用户自发种草安利。

    从内容创作、排播运营到宣发传播,腾讯视频微短剧团队银河工作室,全链路为《拜托了!别宠我》保驾护航。

    填补而不浪费观众碎片化时间,娱乐的同时提供更多维的价值,是平台与创作者的共同诉求。

    随着此次腾讯视频创作平台的上线,新增的「栏目」细分出的「微短剧」赛道也为创作者们提供了更为细致、清晰的创作方向和内容需求——区别于短视频,「微短剧」赛道更注重剧情属性,强调作品要有完整连贯的剧情、故事线,制作精良,符合平台内容标准与价值导向。

    而《拜托了!别宠我》显然已经抢先提供了成功范本,在长剧和网络电影分账越来越成熟的今天,微短剧创作者也有了合适的土壤。

    03

    不贩卖焦虑的知识付费也能活得好

    分账体系的成熟和内容生态的多元,不仅表现在长短剧集上。

    2022年初《开端》爆了,「看穿电影Pro」出了影视IP衍生的知识付费内容《〈开端〉与无限流:玩转时空的游戏化叙事》。

    「看穿电影」主理人郝亚博告诉我,出这期内容时,腾讯视频给出的建议是,在关联正片热度如此之高的前提下,衍生内容用会员分账的方式,对创作者更好。

    后来事实也证明,会员分账的模式收益比平台保底效果更好。

    腾讯视频站在创作者角度想其切身利益,是「看穿电影」这种专注文化和兴趣,不贩卖焦虑的知识付费团队,能自2018年入驻后一直过得不错的重要原因。

    在这里,他们做好内容,就有回报。

    与腾讯视频合作前,「看穿电影」经历过一个探索期。

    团队成员均出自纸媒时代国内最权威的电影杂志。杂志出身的媒体人在策划和操作选题时,思维更长线,内容更扎实,行文更严谨,找不到第一出处的信源不采用。

    但在节奏越来越快的互联网环境中,短平快的资讯是内容主要形式,从前平媒时期的优点,到了新媒体环境中,有点不合时宜。

    毕竟环顾与影视有关的UGC内容,不是五分钟说电影,就是复述内容+吐槽。真正深度解析电影,剖析背景故事,或者透视类型内核的影视解说,少之又少。即便是有,受众也很有限。

    五分钟说电影和电影吐槽,没什么内容接受门槛,谁听谁懂,但涉及到影视专业知识和大量片单的深度解析,对吃瓜群众来说,门槛就高了。

    创作者花很多时间精力金钱,拉长周期做好内容,最终吃力不讨好。2017年,他们做了以影视及文化批评为主的公众号“枪稿”,以反讽方式表明态度:绝对不做有悖内心的内容。之后,他们又做了重知识干货的短视频节目「看穿电影」,在内容上,与讲故事和吐槽类影视短视频有着明显区别。

    在新媒体环境中,走大众路线走不通,他们开始考虑知识付费。不过想想平时我们在朋友圈刷到的付费内容,不是这个营销课,就是那个英语速成,总之,实用性强的、容易煽动焦虑情绪的、能够让人短时间内觉得充到电的内容好变现,电影艺术这种纯兴趣爱好类的内容,大多渠道用户没有付费意愿。

    「看穿电影」与知乎、豆瓣等与电影、知识强相关的内容社区接触过,有潜在付费意愿的用户倒是有,但这类社区没有影视版权,做深度影视内容解析视频,离不开正版影视内容。

    腾讯视频呢,一是有海量正版片库,二是付费会员基本盘在,保证创作者收益,三是有能力且有耐心在站内培养多样化有意义的内容生长。

    「看穿电影」自2018年入驻以来,团队每周都会跟腾讯视频沟通选题,创作团队提想法和方向,平台小伙伴判断用户接受程度、消费规模、选题是否有前景,来给出具体的落地建议。

    总的来看,高热度高消费强时效的选题,常做4-6集的轻量化专栏;经典长尾类选题或成系列的IP解读,以10集左右的体量投入创作。核心就是要打造专业性、精品化、体系化的知识内容。

    拿《长津湖战役始末》来说,成片文稿1万多字背后,是策划团队研究200多万字参考资料、看50多个小时纪录片和20多部电影的集中创作提炼的结果。而这样大心血的投入,也成功获得了观众的广泛认可,并解锁了分账金额达百万级的突破性成就。

    破纪录的收益背后,平台侧的建议功不可没。「看穿电影」的分账模式主要根据平台侧的建议走,目前采取会员分账模式居多。2021年团队收益非常不错,这也激励着团队探索更多元更好看的知识解读内容奉献给大家。

    而在创作平台上线后,创作者收益会更多元。

    以往是影视IP为衍生知识付费引流,以后知识付费也能通过为关联正片引流,获得叠加分成,即将上线的「鸡腿收益」也能让内容的互动性更强,用户通过道具自主给创作者打赏后,好内容的收益价值和流量价值都会越来越高。

    04

    流量为王被内容为王替代了

    写到此处,文章开头留下的问题「创作者们究竟过得怎么样」,受访者们应该能给出答案了。

    采访过程中,他们不约而同提到了一点,好内容是收益的前提。

    谈到《阴阳镇怪谈》票房成因,制片人杨玉婷和导演张涛都说,「好内容是最主要的」。

    谈到短剧未来的发展,徐辉也说,「一定要持续做好内容」。

    「看穿电影」更是把硬核内容当第一生产力。

    能让创作者齐齐说出「内容为王」,除了内容自身的重要性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,平台给到的创作环境,能让创作者静下心来,打磨作品,而不是考虑收益、考虑宣发、考虑对受众是否足够洞察。

    新推出的创作平台,便是与「内容为王」的理念一脉相承。

    「繁花计划」,是腾讯视频为版权方和创作者搭建的桥梁,致力于为创作者提供平台内电视剧、电影、纪录片、综艺等丰富的正版资源,以方便解说、混剪、科普、盘点多种类型的二创,影视IP的票房收视与创作者内容相互引流。

    精准匹配的多端分发体系,则为优质作品联动到了腾讯视频、腾讯微视、QQ、QQ浏览器、腾讯新闻这些腾讯系大生态的高人气平台推广资源,同时能让收益进入创作者口袋。

    还有囊括了线上公开课与线下私享汇的丰富专业课程,以及数据分析功能、创作工具等的支持,也都在助力「爆款」内容的孵化与推广。

    在坚持好内容和扶持创作者这块,平台步履不停。

    杨玉婷说「腾讯视频看内容的眼光,超前且包容度大」。

    徐辉说,「与平台一起打磨精品、寻求突破,是创作的源动力」。

    有内容使命感的「看穿电影」,找到了同样有使命感的平台。

    对创作者而言,收益有保障,能持续做喜欢或擅长的内容,是一大幸事。



    Powered by 衢州百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