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 3月8日
  • 首页
  • 企业文化
  • 人才招聘
  • 栏目分类
    企业文化你的位置:衢州百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> 企业文化 > 2022 3月8日

    2022 3月8日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8-23 11:45    点击次数:100

    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——特别篇19

    ——心灵之河

    3、

    “唯一的迷途者”的小世界

    (e)

    过去和现在

    第2篇 冲出云端(上)

    图片

    圣·秘径秘境:今天的标题是

    我:——解释上一次视频的配乐(^-^)>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这么说上次视频那么配乐的原因现在可以揭晓了(●ˇ∀ˇ●)?

    我:是的(。^▽^),而下面,就是其中的之一和二。

    图片

    圣·秘径秘境:Montreal ~ o(* ̄▽ ̄*)o?

    这也是你那次去加拿大旅行时的收获吗?

    我:对,不过那次除了多伦多,其他地方都是参加的当地华人旅行团,而那些团的行程设计,怎么说呢,那时肯定比那时的国内旅行团要强,比如没有强制购物店,导游的讲解也会多一些等等吧,但,同样也有颇多的让我瞬间产生熟悉感的地方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比如景点紧凑到主要是坐车,然后还什么“起的比什么早,睡得比什么晚”

    我:——对、对,就是这样(lll¬ω¬)。

    所以说是去过,但对蒙特利尔我的印象里其实只有孤零零的两处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视频里的教堂和奥运场馆?

    我:是的ψ(._. )>,而且这两个地方印象也可以说非常之浅,尤其是后面的圣约瑟夫教堂。

    事实上,如果不是这次写东西查了一下,我都说不出教堂叫什么名字(lll¬ω¬)?!

    圣·秘径秘境:嗯~ (●ˇ∀ˇ●),这确实是证明你是多么“没记住”的强有力证据了!

    只是,你视频里却还是且有几张跟教堂有关的照片的,因此——?

    我:确实还是有些想说的,(^-^)>,因为还是有一点记住的部分的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噢,(╯▽╰ )~~那你记住了什么呢?

    我:啊~~~先说肯定能记住的部分吧。

    这部分就是导游很着重的讲解,我还记得在简单介绍了几句之后,又说——蒙特利尔真正里面好看的教堂是圣母大教堂,至于这个教堂,里面很朴素,没什么可说的,真正感人的,是建造起这个教堂的神父,是非常的了不起。

    所以你可以看到我视频里有拍的神父当年起居处的照片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我看到了,比教堂内部的记录还多呢。

    我:是,因为主要看到和听的就是这个。

    记得当时导游说这位安德烈神父当时来到蒙特利尔时,年代还早嘛,所以一切都还简陋,教堂也是记不得是没有,还是只有这个很小的礼拜堂,反正就是他认为应该建造一座可以容纳更多人的大教堂。

    然后大概就是在这个心愿之下吧,他就一边传教,给人治病,然后募得了大量的资金,因为治疗效果据说有如神迹,顺便说一句,现在流传的他的治病方法也堪称——非常挑战现代人的常识——的神奇,因为据说是用教堂里的灯油,然后就让很多残疾人扔掉了拐杖?

    圣·秘径秘境:噢,听起来是超乎了常识(●ˇ∀ˇ●),不过你应该听说过教会医院吧?

    我:当然,当然,教会医院,我从书里看到的信息,至少在我生活的中国,是它们存在的年代里代表着最先进的医学和普遍医德最高的医院,并且现在中国部分属于全国最好的大医院,前身就是教会医院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——╮(╯-╰)╭?!

    我:是,另外我还看过一部奥黛丽·赫本出演的电影——《修女传》,那个电影看完我才知道,原来修女去特别偏远落后地区传教,并不是贬逐,而是一件很不容易获取的资格?

    并且获取这个资格也不是勤勤恳恳,会背《圣经》就够了,而是还要学好多其他知识,并且学完还考试,而且考合格都不够,一般还必须是最优等的学生,才可能?!

    圣·秘径秘境:这难道不是很正确的吗?

    就好像现代的医院,那里面的医生难道能仅凭热心就可以去给人看病了?

    我:当然,当然(lll¬ω¬)!

    只是我当时非常意外,因为之前我一直以为宗教人士,那就是天天看他们自己信奉的某本经典书而已》!

    但这个电影让我知道原来还不是都这样,有些可能更复杂,比如电影里,那修女仅仅就是去当护士而已,可是培训就有显微镜、要观察细菌,同时还有老师过来看,告诉你观察对了,还是错了,那就跟上学时上的实验课一样的?!

    圣·秘径秘境:一样?

    你以为现在学校的一切教育方法和知识,都是凭空出现的吗——╮(╯_╰)╭?

    我:噢,当然,当然(lll¬ω¬)!

    只是,只是有些事虽然知道,但有时也会跟不知道一样,我的意思是,好像很容易忘掉ψ(._. )>?

    圣·秘径秘境:想听一句安慰吗?——“你不是一个人”(●ˇ∀ˇ●)。

    我:(→_→)

    圣·秘径秘境:(→_→)╰( ̄∀ ̄o),好了,你接着说吧。

    我:呃——总之吧,尽管我并不知道天主教神父的培养方法,但很怀疑安德烈神父恐怕是真的懂医学,甚至可能对当时的蒙特利尔人受困的主要疾病还额外了解,因为如果电影里演的是一贯的规则,那这里正常也没道理例外,对吧?

    圣·秘径秘境:嗯~ 听起来是个合理假设~ o(* ̄▽ ̄*)o。

    我:所以呢,其实治疗还是真正的医学治疗,只是安德烈神父基于信仰,和某种现实?比如“神助”,这个说法对期盼的病人们内心能产生的希望支撑度,对治疗本身也特别有帮助?

    我不知道,但猜,可能就把这件事简练成了一句“神的恩慈”,而当时的人们在听完后就——呃——由于这一点是我纯粹的想当然,所以就不再往下再猜了(lll¬ω¬)!

    圣·秘径秘境:嗯~ o(* ̄▽ ̄*)o, 惊天传奇我也觉得这个分析可以到此为止了,还是说你的经历吧。

    我:噢,对,ψ(._. )>!

    然后,呃,这个曾经具备无尽感染力的传说,到了当下,却变成了有人信,有人不信的情况,并且后一类的比例可能还很大。

    比如记得当时导游讲到这个时,不等大家表示不信,就直接摆摆手,说我们不要太较真这个,因为整件事的真正重点,不是怎么治病,而是这位安德烈神父极其高尚的品格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嗯~ o(* ̄▽ ̄*)o,这个好像也是被公认的。

    我:对,教堂的一个宣传点就是这个。

    这是没什么说的,只是——

    圣·秘径秘境:什么?

    我:这么说吧,每个民族大概都是推崇美德的,但每个民族美德的——具体内容和标准——却不一样。

    比如我还记得当时导游好像讲说,这位安德烈神父为了防止自己被舒适的生活腐化,床上都不铺褥子?

    圣·秘径秘境:嚯!

    我:当然,这点儿又是很模糊的记忆,不一定准确,但什么一天只睡几个小时,日夜辛勤的工作,还吃的简单、住的简单,当然还有清廉自持,这个也非常非常重要,毕竟他建教堂,肯定常年经手大量的钱财

    圣·秘径秘境:——显而易见~ o(* ̄▽ ̄*)o,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,这都是难能可贵和稀有的。

    我:是啊,另外还有一个上面说的不是一天两天,是几十年一贯制,或者说一生都如此吧。

    而这些,加总起来就更不容易了,是吧?

    圣·秘径秘境:I agree。

    我:所以,也就可以理解导游为什么会对这个大讲特讲,感觉认为这些传说,才是这个教堂唯一独特,或者可看的部分了,是吧╮(╯_╰)╭?

    圣·秘径秘境:你的意思是上面形容的那些行为,价值超过了这个教堂本身?

    我:当然,这是我猜的,并不是说就是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但你这么猜也不会没有原因吧?

    我:当然,这是根据我参团旅行的经验。

    因为参团旅行总是强调整体统筹安排,或者说额外强调重点,所谓选最著名、最公认可看的看,比如蒙特利尔的奥运场馆,那就必须坐电梯上去看;后来又去的魁北克旧城,就会安排游客自由行动。

    所以,我就觉得这里之所以会这么安排,就是认为这位安德烈神父本人的经历和品质,比这座教堂更加有独特性和激励人心的作用,毕竟,(^-^)>,世界上各种大型宗教场所还是比较多的,而特别有特色和精美绝伦的教堂,那也是不算少的,尤其是在欧美,是吧?

    圣·秘径秘境:倒也是~ o(* ̄▽ ̄*)o,有道理。

    因此,你把这个教堂编入这个题目之下的注释视频,是这个原因吗?

    我:有这个原因,因为至少在我生活的文化里,把安德烈神父列在“冲出云端”的人物行列之中,我觉得应该不会引发什么非议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在你生活的文化里?

    那么你呢?你个人对这个又怎么看呢?因为你好像不是这类美德的崇拜者,所以你个人认为安德烈神父符合这个标准吗?

    我:我也认为符合。

    只是原因——不是导游,或者现在百科词条里所赞美的那些。因为我是因为这个教堂,才虽然没记住安德烈神父的名字,却记住了这些讲述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我记得你刚说你连教堂的名字都没记住?

    我:对,我没有记住教堂的名字,也几乎没记住教堂的内部,但我记住了某种感觉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感觉?

    我:我视频里有一张内部的照片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只是不仅十分局部,还有点歪(●ˇ∀ˇ●)!

    我:是(lll¬ω¬)!

    因为时间紧张嘛,里面当时还很闹哄哄的,我又怕走丢,反正就——╮(╯_╰)╭,而这次想想我也没调整,但是,即使这么歪,你认不认为这些线条是精心设计的,并且还比较现代?

    圣·秘径秘境:呵,你想说什么~ o(* ̄▽ ̄*)o?

    我:我想说,那个教堂我进去后的第一感觉和导游的形容一样——朴素,没什么可看的。

    甚至可能还有些失望?因为我是抱着看一个古典、华丽、精美的教堂的内心期待去的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所以呢?

    我:所以跟着导游快快离开也没什么遗憾,然后也就离开了。

    只是,这个教堂我还是记住了,以一种特别模糊的没记住什么,但也记住了些什么的记忆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那你记得的是——?

    我:我记得这里是一个——空旷的,高大的,一看就是教堂,但又似乎没有完工,以我习惯的好看教堂的标准——的空间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嗯~

    我:还有就是从第一眼看,到现在回忆,每次想起,都会觉得这里是不是该再找个好设计师再怎么装饰着设计一下,比如墙上装饰些什么?

    圣·秘径秘境:所以可见,你对这里的设计也并不满意,对吧?

    我:对,以具体的看,我确实一直没觉得哪里突出,尽管当然实际也没怎么看,所以

    圣·秘径秘境:——也许你的评价是错的,但你的印象就是印象,它没什么对错,就好像你来到圣彼得,然后具体描述某个部分可能有对错,但说自己的感觉,觉得好不好看之类的,那是不可能错的,╮(╯-╰)╭,是吧?

    我:是。

    所以,我的第一印象也是觉得这个教堂内部太朴素了,确实不太能激起人们游览观赏的感觉,而我猜,这也是我虽然模糊记得这个教堂内部,却既记不得教堂的名称,也记不起安德烈神父的名字。

    只是,这一次的整理记录,让我突然产生了以前没有的另一种感觉,或者猜想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什么?

    我:教堂装饰都是很丰富的,对吗?

    我的意思是,进入一座大教堂,然后人感到了历史、华丽、艺术、美轮美奂、流光溢彩、富有特色、想象力到了极致等等之类的感觉,是比较正常的情况,对吗?

    圣·秘径秘境:嗯~ o(* ̄▽ ̄*)o,你想说什么?

    我:我想说,安德烈神父如果想盖一个内部更华丽些的教堂,是不是还会更容易?

    圣·秘径秘境:你的意思是,只要照搬欧洲某座教堂就行了,是吗(●ˇ∀ˇ●)?

    我:不是这样吗?虽然特别华美讲究的,建造也会很不容易,不过,完美出众的设计更不容易,所以总体而论,那样肯定更容易。

    另外,最关键的是选择某个古典完美的标准,那最终效果是绝对可以保证的,╮(╯_╰)╭,对不对?

    圣·秘径秘境:你的意思是不会像这样,肯定有褒贬?

    我:是啊,设计就是设计,尤其是像教堂这样最讲究的地方,对吧?

    而这些也很容易想到和可判断,毕竟盖之前总得先有设计图纸吧?

    圣·秘径秘境:嗯~ o(* ̄▽ ̄*)o,I agree!

    我:而安德烈神父也肯定是最早看图纸的人之一吧?

    圣·秘径秘境:那又怎么样儿呢?

    为什么这样他就不该这样选择了呢?难道不存在——安德烈神父就喜欢这种设计——的可能呢?

    我:当然,当然,ψ(._. )>,事实恐怕就是这样!

    只是,曾经我还是有一个莫名其妙的阻挡,就是认为这个选择是很奇怪的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为什么奇怪呢?

    我:因为蒙特利尔是法国移民聚居区,主要信奉天主教,而天主教的教堂都是最讲究、最精美、最有艺术性的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所以你认为安德烈神父做这样的选择就很奇怪?

    我:对啊,因为这里是教堂啊,一座公共建筑,不是他家,所以尽管他的品味必然会影响他的审美,但作为一个公认的虔诚的信仰者,难道审核一个公共建筑会不考虑公共性?

    圣·秘径秘境:嗯~ o(* ̄▽ ̄*)o,有道理,

    只是,还是——你怎么知道他没有考虑呢?

    我:当然(lll¬ω¬)!

    并且,现在我也认为他确实考虑了,还认为这看似简单、朴素的效果,可能不是为朴素,而是特意选的这种设计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噢~?

    我:当然,这还是纯粹的个人猜测,毫无依据ψ(._. )>。

    不过,自己的推理,对不对的大概也都会影响到自己吧(lll¬ω¬),所以——反正就是现在,我对这位之前没什么感觉伟大神父,也产生了那种由衷的敬意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是吗,为什么~ o(* ̄▽ ̄*)o?

    我:因为——嗯,也许我应该先给你看我的这次的一个甜品制作。

    图片

    圣·秘径秘境:噢,~~~///(^v^)\\\~~~,你的甘薯甜品?

    不错,还挺可爱!.

    我:是啊,模具就是这么可爱

    圣·秘径秘境:——ヾ(≧▽≦*)o

    我:所以你看,如果觉得多了个可爱的优点?也是模具的功劳,——╮(╯_╰)╭!

    而其他的,是不是看着跟以前我的甘薯甜品一样,或者说还更简单了?

    圣·秘径秘境:难道——这里面还埋藏着什么不同?

    我:没有,就是跟以前一样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那——╮(╯-╰)╭?

    我:这么认为是没有错的。

    只是,实际我的构想并不只有这一个图案,模具也不是只有这一个,也不是没有想过增加些更鲜艳的色彩,这样可以更逼真,对不对?

    圣·秘径秘境:噢,那为什么没有呢?

    我:因为折腾了半天的结果是发现——有些构想是做不成;有些构想能做成,但是没必要;有些构想尝试的结果是,如果打算保有视觉看不出来的可食用性,就不能乱往食物上加颜色,哪怕是什么花粉蔬菜粉,也不行(。_。)!

    圣·秘径秘境:嗯~ o(* ̄▽ ̄*)o,看来是又领略了——另一类原创——的难处!

    我:是的,特别领略了ψ(._. )>!

    毕竟,我这就是简单到不能简单的那种情况,对不对?

    圣·秘径秘境:O(∩_∩)O,这确实不能说复杂。

    我:我就是这么说嘛

    圣·秘径秘境:——不过说到到简单,(●ˇ∀ˇ●),我记得好像之前你说的是——用熟食,或者加热即可的速食——练习食物摆盘,对吧?

    我:是,(。^▽^),而且这个我也做了。

    圣·秘径秘境:是吗~~~///(^v^)\\\~~~?

    我:看——

    图片



    Powered by 衢州百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