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见谢无量题赠佘雪曼诗册跋|刘石
  • 首页
  • 企业文化
  • 人才招聘
  • 栏目分类
    企业文化你的位置:衢州百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> 企业文化 > 新见谢无量题赠佘雪曼诗册跋|刘石

    新见谢无量题赠佘雪曼诗册跋|刘石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8-03 12:15    点击次数:148

    谢无量先生(1884—1964)经历传奇,曾任孙中山先生特务秘书,后从事教育和著述,任东南大学、中国公学教授,新中国成立后任四川博物馆馆长、中国人民大学教授,又任中央文史馆副馆长等职。学术著述丰富,人民大学出版社十年前出版《谢无量文集》共九册,收入他的《中国哲学史》《中国大文学史》《中国妇女文学史》《佛学大纲》等主要著作。

    谢无量是一位出色的诗人,据其在人大的同事冯其庸先生介绍,他10岁开始写诗,直到81岁去世,没有停止过诗笔(《怀念国学大师谢无量先生》,《书画艺术》2017年第4期)。今天拍场和出版物中常见的,正是其送友朋的自书诗册。

    日前韩超君示我谢无量先生诗册一册,线装,35个筒子页,外加封题一页,为甲申年即1944年在成都时所书,后题赠佘雪曼者。谢无量是庚辰年即1940年冬,自香港经重庆到成都,后居成都并游历、讲学周边如乐山复性书院(其总角之交马一浮创办)、青城山、江油、雅安等地。此期作诗甚多,且一再书之,曾寓目者如1987年中国文联出版公司《谢无量自写书卷》,是写赠蜀中学者李国瑜(后任教西南民族学院汉语文系)的,共录诗75首诗;又有保利2012年12月的“古籍文献名家翰墨专场”、上海书画出版社2017年《神霄真逸》所收、《书法》2018年第5期所刊《谢无量书法》等,知为其得意之作。

    与这些写本相较,本诗册收诗最多,达93首,写景、咏物、怀人、感事、纪游、题画、拟古、赠答等,内容相当广泛。谢先生的诗,出入唐宋诸家,情味思理兼擅,作者不费力,读者很享受。因作于抗战时期,甚至写到潜水艇、防毒面具、罗斯福总统等,不仅是个人生活的纪录, 洛阳市洛龙区天使动物医院亦堪为那个时代留影。

    这册诗稿也有很高的文献价值。比如当今所见两种《谢无量年谱》作于十数年前,其时所见资料尚有限,于1940年(庚辰)均未提及至成都事,而此诗册首页就提到“余自庚辰冬来成都”,正可据补。有意思的是,《书画艺术》《书法》等所载本,“冬”均作“夏”,究竟孰是,何以误记,还值得探究。又刘长荣、何兴明《年谱》只收录了九十多首诗中的两首,彭华《年谱》一首也没有提及,可以补的就太多了。又如《书法》所载《谢无量书法》同样收了《和罗孝威答罗斯福总统元韵》,但只有这册“七圣自迷君独醒”句下小字自注“谓罗总统”,使我们清楚地知道这句中“君”的所指。

    谢无量毕生作诗,据估计有几千上万首之多,但不知有多少保存下来。冯其庸先生呼吁尽量收集,“切勿使一代正声,沦于湮没”,可惜迄今还没有一部较像样的诗集编成,那么在拍场上集中出现的数十首、近百首之多的诗册或诗卷,就弥足珍贵了。

    另外还有一点有意思的,我们都知道谢无量写字不钤印。钤印本来是一种凭信,但有一种传说,谢先生说钤印的反而是伪的。但这件诗册,扉页题赠佘雪曼先生,名款下是钤了“无量”二字白文印的。其实谢无量的作品也不乏钤印之作,我们不可因此而怀疑。冯其庸先生文中配了一张图,是谢无量为朋友江翰笙公子画册的题诗,款下署的正是这方印。他1959年书赠杜甫草堂的诗,也钤有“谢无量印”“神霄真逸”二印。

    谢无量享寿81岁,这册诗稿书于61岁时,为其中年之作,是典型的谢体谢风。谢无量书法南北兼融,碑帖并取,又喜用鸡毫笔,弹性较少,拖笔较多,位置错落,稚拙冲淡中透出一种排宕逸气,极具烂漫天趣。有人称这种风格为孩儿体,我听着怎么都像略带贬义,但转念《老子》说:“专气致柔,能婴儿乎?”又赵之谦曾称:“书家有最高境,古今二人耳:三岁稚子,绩学大儒。”(《章安杂说》)此皆可用来帮助我们理解孩儿体这三个字。同为蜀中耆宿的林山腴先生评:“近代书法康南海第一,南海而后,断推无量了。”(刘君惠先生《谢无量自写书卷引言》引)1946年在南京,有蜀人乞字于于右任,于说:“你们四川谢无量先生书法笔挟元气,我自愧弗如”(同见前文),所评极不低也极不虚也!

    最后说说受赠者佘雪曼。佘雪曼先生(1908—1993),字莲裔,重庆巴县人,毕业于中央大学艺术系,先后在东北大学、四川大学、中山大学、香港中文大学及南洋大学任教。他也是有名的书画家,后在海外致力于弘扬书法文化,影响尤大。这册何时相赠,一时无从探寻,但网上可见谢无量跋佘字:

    佘子雪曼盛年讲艺,蜚声士林。曩客白沙,遂留宝绘。兼吐清丽之文,以序其端。雪曼书宗瘦金,妙得神理,见者爱玩。长寿袁君长于镌石,乃以二文寿之贞珉。余羁成都,雪曼数相过从,蒙宠赐拓本。并为题识,以谂知者。

    则二人至少四十年代起就相往还,题赠或许离书册的时间并不太久。此册有佘雪曼哲嗣佘定玲先生钢笔题签和题跋,可知其后曾转赠他人者。

    2021年11月18日

    作者:刘 石

    编辑:安 迪、钱雨彤

    责任编辑:舒 明

    *文汇独家稿件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

    Powered by 衢州百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