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河动力刘百奇:现在星多箭少,怎么看中国商业航天与马斯克差距
  • 首页
  • 企业文化
  • 人才招聘
  • 栏目分类
    企业文化你的位置:衢州百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> 企业文化 > 星河动力刘百奇:现在星多箭少,怎么看中国商业航天与马斯克差距

    星河动力刘百奇:现在星多箭少,怎么看中国商业航天与马斯克差距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7-23 22:17    点击次数:158

      原标题:星河动力刘百奇:现在星多箭少,怎么看中国商业航天与马斯克差距

      澎湃新闻记者 张静

      中国商业航天与SpaceX的距离在拉大还是缩小?民营企业造火箭是种什么体验?固体火箭能不能挣钱?中国何时能拥有自己的可回收火箭?

      3月22日,商业航天企业星河动力(北京)空间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刘百奇在一场直播中提到,今年计划完成5-6次固体运载火箭商业发射,固体火箭好比出租车,液体火箭就像大巴车,谷神星一号火箭是出租车,“我们就是要把出租车的价格做到和大巴车一样,持续研发小型固体运载火箭。”“智神星一号”液体运载火箭计划2023年实现入轨首飞,争取在2025年-2026年左右实现入轨回收。

      刘百奇表示,中国商业航天与SpaceX之间,从技术角度来说距离拉大了,但世界的进步是螺旋式的进步,不必为当下差距拉大而感到悲观。“在低轨卫星发射这方面,我们的差距未来两三年会逐步缩小。我们追求的是把这些低轨星座从地面运到太空,每公斤卫星的发射成本以及发射成功率。”刘百奇表示,在商业高性价比方面,未来几年中国商业航天会迎头缩短差距。

      造火箭是“万人一杆枪”

      2020年11月7日,星河动力谷神星一号(遥一)运载火箭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,将北京国电高科科技有限公司一颗天启11星送入预定轨道。去年12月7日12时12分,星河动力在酒泉成功发射谷神星一号(遥二)运载火箭,将5颗商业卫星送入500公里太阳同步轨道。

      “固体火箭研发是不是很简单?”刘百奇谈起谷神星一号固体运载火箭首飞时的经历,当时国内一位著名火箭专家告诉他,从统计结果来看,全世界固体运载火箭首飞成功的很少。

      比如在谷神星一号首飞之前,2020年9月,美国群星公司(Astra)首次入轨发射尝试失败,3.1版火箭(Rocket 3.1)的制导系统导致运载火箭偏离计划弹道,发射后不久发动机就关闭了,后来又连续失败两次,直到第4次挑战才获得成功。

      “并不是我们想象的,因为它小、成本低,它就简单。”刘百奇表示,不管火箭是大是小,这都是一个复杂的系统,造火箭都是“万人一杆枪”,从设计、生产、制造到装配、测试、发射都需要抓。“打个比方,10000个人去参加考试,所有人都得了100分,这枚火箭才能够实现圆满成功。”

      “单单是火箭设计这部分工作,涉及到的火箭细分专业可能需要三十几个专业。要想设计一发火箭,每一个专业可能至少需要一个有10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主任级设计师,再加几名技术骨干,这样可能就需要一个接近百人的专业队伍了。”

      而打成一枚火箭也意味着一家企业具备了研制运载火箭的总体能力,具备了把控火箭所有风险最终实现目标的能力。“具备这样能力的国家, 瞬玩族全世界只有11个,现在维持稳定能力的也就7个左右。”

      商业航天方面,刘百奇介绍,在SpaceX之前,美国最早成立的商业火箭公司是1980年创立的太空服务公司,“一直干到1994年,整整苦熬了14年,最终火箭没有入轨,公司倒闭了。”

      “我们可能过于纠结是固体还是液体火箭,是煤油还是甲烷火箭。但想要做成一枚火箭,这件事情对一个民营企业来说,人少、钱少,时间又很短,这都是很大的挑战。”刘百奇表示,当我们在谈论火箭难易时,还是要保持一颗敬畏之心。

      今年计划发射5-6次

      2002年,在洛杉矶郊区埃尔塞贡多格兰大道东1310号,马斯克租了一间旧仓库用于开展太空事业,毫不起眼的SpaceX成立了。

      如今这家明星企业在卫星发射、载人航天、星舰研发、卫星互联网等多方发力,但2002年-2008年之间,它也经历了3次火箭发射失败。

      “SpaceX发展到今天,它对标谁?当时在它前面的大神是美国航天局,是中国航天,是俄罗斯航天局。它没有去对标这些,它是找到了自己的市场定位,产品的定位,一步一步发展起来。”

      刘百奇认为,发展中国自己的商业运载火箭,第一步一定是分析市场究竟需要什么样的火箭,第二是一定要立足自主创新,自主研发核心的发动机控制系统、分系统零部件,才能形成满足市场需求、有竞争力的运载火箭产品,这样的产品才有希望实现企业商业闭环。

      刘百奇表示,今年星河动力计划完成5-6次固体运载火箭商业发射,从谷神星一号遥三火箭开始就启动了批量生产。固体火箭好比出租车,液体火箭就像大巴车,谷神星一号火箭是出租车,“我们就是要把出租车的价格做到和大巴车一样,持续研发小型固体运载火箭。”

      在中大型商业运载火箭方面,星河动力航天于2018年末启动“智神星一号”可重复使用液氧/煤油运载火箭的立项研制。该型火箭低轨运载能力不小于5吨,拓展捆绑构型低轨运力可达14吨,设计重复使用次数50次。刘百奇表示,计划2023年实现入轨首飞,争取在2025年-2026年左右实现入轨回收。

      “我们要清楚一个事实,中国目前所有的民营航天公司都要做可回收火箭,没有任何一家火箭公司说我们就做一次性火箭。从全球范围来看,目前只有美国的群星公司(Astra)是明确表示做小火箭不回收。”

      但现实是,全世界真正实现入轨回收只有一家公司,那就是马斯克的SpaceX,目前猎鹰9号火箭已经实现一箭12飞。刘百奇表示,团队正在进行垂直回收火箭关键技术攻关,包括制导控制技术、着陆缓冲技术,今年上半年将开展面向回收过程中制导控制技术的飞行验证。

      中国商业航天与SpaceX的距离在拉大还是缩小

      中国商业航天自2014年兴起,彼时商业火箭、商业卫星等企业陆续成立,北京亦庄甚至成了著名的“火箭一条街”,成立于2018年2月的星河动力经常被问到起步是否晚了。

      刘百奇表示,从当时的时点看,外部觉得确实起步晚了。“那个时候第一批成立的火箭公司可能已经融了四五个亿,他们的团队已经达到上百人,火箭产品已经快研制出来,准备发射了。”

      “但是从现在来看,星河动力是第一家实现了连续发射成功,今年计划完成6次商业发射,所以也可以说我们率先走向了市场,从这个角度来看又不是特别晚。”

      刘百奇表示,任何一个行业在发展初期都会有一批人共同努力探索。在市场需求、技术路线等不太明朗的情况下,这些探索使得后发企业更聚焦自己的业务和产品,“最早期成立的这些企业,我内心一直对他们非常敬重。”

      谈到商业航天,离不开马斯克。中国商业航天与SpaceX相比,距离在拉大还是缩小?

      刘百奇表示,从技术的角度来说是拉大了,但世界的进步是螺旋式的进步,不必为当下差距拉大而感到悲观。

      从商业应用层面来看,SpaceX星舰的开发主要用于火星移民,“在低轨卫星发射这方面,我们的差距未来两三年会逐步缩小。我们追求的是把这些低轨星座从地面运到太空,每公斤卫星的发射成本以及发射成功率。”刘百奇表示,在商业高性价比方面,未来几年中国商业航天会迎头缩短差距。

      星河动力苍穹-50液氧/煤油发动机

      “不是要批判大家学习马斯克,而是如果我们认为第一性原理是正确的,就不能去照搬照抄马斯克。因为两个国家社会环境不同,发展时间阶段不同,技术基础也不一样。”

      刘百奇表示,当前火箭行业面临的是星多箭少甚至有星无箭的局面,火箭发射成本高,星座构建成本也高。“如何降低火箭发射成本、提高火箭产能和发射频次是我们必须要解决的一个问题,而不是我们必须把马斯克走过的路再走一遍。”

    校对:栾梦

    ]article_adlist-->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    责任编辑:王珊珊



    Powered by 衢州百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